初交锋,他视她为毕生对手。 一场战约,她卸下面具屈身潜伏。 再见不识,他倾心待她。 她浅言:“如果说我的身份被挑明时,我便要离开了呢?” 他跋扈放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