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1/2)

    那天是我爷爷六十大寿,全家老少齐聚一堂。

    爷爷的寿酒在新竹山上老家举办,五点开席。

    那天,姐姐穿一身很传统的宝蓝缎面低胸紧身上衣,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百折波浪及膝裙,黑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黑色高跟鞋,流行而不失性感。

    我从开席就一直不停的盯着姐姐看︰那低胸紧身上衣显现出姐姐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

    整个宴席,我一直对姐姐想入非非。

    想着她美艳如人的脸蛋,想着她动人的身材,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肤。

    幸好席间大家一直在挥杯畅饮,没人注意我在看什麽想什麽。

    ……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

    寿酒夜里十点多才结束,姐姐一起坐我们的车回去台北。

    爸爸开车、姐姐坐前排右座,二姨、二姐夫和两个表弟妹四个人挤中间排,只剩我和姐姐当然挤坐在最後一排。

    虽然我们的车是七人座,但是最後一排载满东西只能容纳一个人所以还是不够坐。

    「那怎麽行?」姐姐抗议道。「一会就到家了,坚持一下吧。」爸爸不由分说把我推到车里,接着叫小姐姐跟着坐进来,「乒」的一声关上车门。

    这下可好,两个人挤在一起山上的路越来越不好走,汽车颠簸个不停,我和姐姐两个撞来撞去撞的我受不了,我干脆提议叫姐姐坐到我身上起初姐姐还不愿意,但是过不久姐姐也受不了了自动的挪起她那性感的臀部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紧紧的坐着一动也不敢动,我只是静静的感觉着姐姐那性感的身子,轻闻着姐姐那迷人的体……这下可好,我本来就欲火中烧,姐姐她那穿着丝袜的屁股紧紧地压住我的阴睫上。

    生平头一次,旁边有这们多人「不怀好意」顶着姐姐,我当时的心情高兴极了。

    虽然如此,我当时的心情也尴尬极了。

    随着车子的摇晃,我越来越受不了,**直挺挺的被我的俩腿夹着,姐姐丰满的臀部在我的**上摩擦着我的阴睫慢慢的直立起来,不偏不正,一下子就顶着姐姐的下体。

    「啊!」姐姐冷不防叫了一声。

    「怎麽啦?」前面爸爸问。

    「没,没事。」姐姐低声答道。

    到这里,事情的转变已成戏剧。

    姐姐本想侧一下身把屁股移点位置,爸爸猛一刹车,姐姐惯性的猛的向前一冲……」「碰」的一声,姐姐重重地碰在前座上。

    那一瞬间,姐姐的下体终于脱离了我的阴睫。

    但是紧接着,随着刹车结束,姐姐又惯性的後倒,下体一下又坐到我的阴睫,并且一压到底,我的阴睫隔着丝袜把姐姐的下体整个顶着。

    虽然尴尬,但我的阴睫不听我的控制,插入姐姐的屁股沟深处後变得更加尖挺,这本是人天生的本能反应,任谁都不能控制。

    车子一路行驶,左颠右晃。

    我还好说,但在上面的姐姐可不好受︰车子摇晃,姐姐跟着摇晃。

    我的阴睫也跟着在姐姐的屁股沟里摇晃;车子遇到前面有车或红灯,立即刹车,姐姐的身子便惯性的立即向前倾。

    此时爸爸竟回过头来,严厉的吼我︰「小明,你怎麽不把你姐姐扶好!“」是,我这就把姐姐扶好。」我心中暗喜,乘机把姐姐一把紧紧地从纤细的小蛮腰抱住。

    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替她按摩,然後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着。然後我搂着她的腰,感觉她真的很像我的女人,纤细的腰与她清香的头发。

    由于及膝裙坐下後裙摆往上缩迷人的双腿露出了一大半,此时我的双手也不闲着,不安分的在她的大腿上游移,向姐姐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着。

    我的嘴唇也不安分的吻着姐姐她的脖子,经过一番的唇舌并用,姐姐的脖子、**、小腹都残留着我的吻痕和口水。

    姐姐好像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开始扭动起来,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

    姐姐挣扎着,小声的说「放开我」,试图挣出我的怀抱。

    我不理会姐姐的挣扎,在姐姐的背後亲吻姐姐的脸、脖子,给姐姐热吻,一手伸进姐姐的衣服里抚摸**,一手伸进姐姐裙子里抚摸着被黑色丝袜包住的阴部,臀部、双腿,来回抚摸姐姐美丽的**。

    姐姐她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蛮腰,及浓密的阴毛,无一不挑起我强烈的**,直想赶快发挥人类的本能,长驱直入到其中。

    我的手由她的小腿慢慢的摸到大腿将姐姐的百折裙拉到腰间,再一次将手伸入姐姐的**,然後深入姐姐她的裙子内,。我摸片她的大腿内外侧,在慢慢的往大腿尽头前进。

    我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她的穴核,她也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稍稍的往下压,她的反应更大。我在上下的搓揉,这时我才发现到姐姐原来已经湿透了。

    姐姐的那个钻石宝洞不知何时竟演变成为水濂洞,滑潺潺的**沾湿了整个**,**已经汩汩的浸湿了丝袜和三角裤黑黑微稀的阴毛正印贴在那薄薄的小内裤上。

    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丝袜内,落在**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更抚弄着那微凸的阴核,中指轻轻向**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姐姐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樱唇喃喃自语︰「喔……唉……」。

    时间越来越晚,车里的人突然变得安静,大家都睡着了,随着路灯忽有忽无,伸手不见五指。

    天地间就像是只剩下汽车的轰鸣声,异样的安静。

    四周一片黑暗。

    寂静黑暗中,车里再没有多余的空间。

    这时我又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背後,将姐姐她的内衣解开,然後在游移回到姐姐她的胸部上。我轻轻的转捏着姐姐她的**,再用力的搓揉姐姐她整个**。她嘴里直说着不要啦……你不可以这样…我意会说:这样才刺激啊…当然我的手能不停着爱抚他的性感部位。

    我一边热吻,我的一只手在姐姐她的胸部上搓揉,另一只手则隔着姐姐她的丝袜轻挑她的穴核。

    伸进姐姐的丝裤袜内揉摸姐姐的阴部及臀部,然後又伸进姐姐的蕾丝内裤里揉摸姐姐的臀部及**,姐姐兴奋的呻吟着︰『啊~啊…啊~』终于姐姐忍不住︰「哦…哦…哦…我的好……,你弄得姐姐爽死了。我…我快…快不行了…哦哦…我…我要你嗯…嗯…嗯…我要泄了…哦…哦哦…哦……」我想是时候了,接着褪下姐姐的丝裤袜及蕾丝内裤至大腿,我将阴睫放在姐姐的**上搓动,然後抬起姐姐动人的双腿夹紧我的阴睫,在姐姐的美腿及阴部夹缝间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