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千年黑山老妖(1/2)

    那天晚上他们见面了,地点依旧是上次见面的锦江酒店,他让她看了他的检查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检查结果:因外力导致终身不育,上面还有医生的红色印章。

    蓝妮愣愣地盯着那张纸,玩球儿了,祸闯大了!

    就在蓝妮愣着的时候,他开始在她耳边碎碎念。

    他说他家家产甚多,可是人丁单薄;

    他说他爸妈一直盼着抱孙子;

    他爷爷奶奶一直盼着抱曾孙子;

    他哥哥一直盼着当大伯;

    他弟弟一直盼着当叔叔;

    他妹妹一直盼着当姑姑;

    他老姨一直盼着抱外甥孙子,总之,一大堆人盼着他生孩子,可是现在,她却一脚把他给解决了,彻底玩儿完了。

    绝了。

    蓝妮内疚了,因为他说话时双目无神、神情悲戚,更因为检查报告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丧失了生育能力,她不但对不起他,更对不起他那一大家子。

    于是蓝妮暗暗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只要他开口,她就嫁给他,反正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那就嫁一个长得好看的,带出去倍儿有面子的。

    她偷偷斜了他一眼,他不是长得好看,而是长得儿忒妖,带出去不仅抢眼,估计都会影响公共交通秩序,所以出门前应该给他戴副墨镜,再戴个口罩,这样比较安全。

    蓝妮信以为真了,可是他们一次次见面,他一次比一次勇猛,一次比一次时间长,就让蓝妮怀疑了。

    酒店的房间里,蓝妮站在他跟前质问他是不是在骗她,他坐在沙发上凝视了她一瞬,然后牵住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双臂自然地环住她的腰,一本正经地开口:“坏了也可以做,就是不能要孩子了,我变成这样,我并不怪你,可是,你必须对我负责到底。”

    第二天一早,蓝妮将信将疑地上了互联网,才知道上了他的当了,而她竟然还像个大傻子一样信以为真,还内疚的不得了,这简直就是一棵小树苗遇上了一只千年黑山老妖。

    她被他耍了!

    那一晚,蓝妮主动给他打了电话,那是他们认识几个月以来,她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她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可不可以过来陪她。

    他听了以后沉默了很长时间,面对他的沉默,蓝妮有些慌张:“你……你不愿意?”

    他又沉默几秒,然后低声说:“不,差点儿喜极而泣。”

    那一晚,她做了精心的部署,她拉了屋子里的电闸,并早早挂上窗帘,她让房门虚掩着,自己举着一根超级擀面杖在黑暗里等着他。

    混蛋——

    看小姑奶奶不一擀面杖打死你。

    七点钟,他如约而至,当他打开房门时,她竟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香气,这个家伙,都已经美得像个祸国妖姬了,竟然还要香香的,不知道刚才又去哪里浪了。

    她紧紧地捏着擀面杖,手心开始冒汗,果然,他站在门口开始摸索墙壁上的灯开关,当他摸索到以后,他按下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