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朱允炆的削藩想法(1/2)

    回应曹清河的是朱松的一脚。

    朱松一脚把曹清河踹倒在地。

    “让你想你还真敢想啊?”

    曹清河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再跪在朱松面前。

    “那王爷的意思是?”

    朱松看着老曹说出了接下来的话:“本王的意思是,若是有其他藩王造反该怎么办?”

    曹清河想都不想回答道:“若有其他藩王造反,王爷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坚决要替朝廷扫清此等奸恶!”

    “另一条路就是独善其身,作壁上观即便无功但也无过!”

    老曹说的这些话,朱松怎么可能没想到?

    “你说的这些本王早就想到了,那造反之人若十分能争善战,可以打的朝廷军马抱头鼠窜,到时候若是换了一个人当上皇帝,我等又该如何?还要作壁上观吗?”

    老曹细细的咀嚼朱松这番话,随后瞪大了眼睛。

    “王爷的意思是,这造反之人一定能够成功,对吗?”

    “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呀,纵观数千年。藩王造反能够成功的没有一个!”

    朱松心里悲叹连连!

    是啊,在朱棣之前的确是没有藩王造反成功过,别说是在朱棣之前了,就算是在他之后也没有藩王造反成功过,当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本王只是打个比方,若他真的成功了,而且还向我们求援兵,求粮食,我是给还是不给?”

    老曹一时间也说不明白了,这要是继续作壁上观的话,只怕是此人登基之后一定会秋后算账,可若是给的话,那就是无君无父,即便是成功了,后世也要背上千古骂名!

    朱松看着老曹,实在不能给自己更好的启发,摇了摇头。

    “别想了老曹,也许真是本王多想也未可知,本王当然是希望那一天不要到来,就算是太孙要削藩本王也能忍着!”

    老曹听到朱松这番话,总算是放下了心,也松了口气。

    “王爷呀,以后这种事王爷还是不要想了呀,这……这简直就是杞人忧天嘛!”

    杞人忧天嘛,呵呵。

    朱松摇头笑了笑。

    ……

    且说天子的銮驾进了关内,沿途各个藩地的藩王都不得出来迎接。

    也不是朱元璋不想见自己的儿子,只是朱元璋此刻满身的杀气,这一路北上行来,他看了太多受苦受难的百姓,也看了太多无所作为、也不想作为的官员和那些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的贪官。

    洪武大帝又要杀人了。

    在关内,朱元璋对朱允炆说道。

    “咱此次回应天府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不必跟咱一同回去,你可以暂时留在关内去看望一下你的几位叔叔们,尤其是你的四叔,以后你登基了之后,你四叔作为北疆的屏障,你还要多多依靠他!”

    “是!孙儿谨记皇祖父教导!”

    朱允炆看着朱元璋的銮驾渐行渐远,又看向北平的方向,想起了皇祖父当着百官的面,说出要立皇太孙的话,四叔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愤恨。

    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