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还能活吗?(1/2)

    “让你欺负我!让你害我爹娘!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谢容昭一刀将昏迷不醒的方大少的人头砍了下来,动作干净,毫不拖泥带水,一个转身,同样的手法,一颗接一颗的头颅被她无情收割。

    等到她杀得筋疲力尽之时,已浑身是血,看上去恐怖瘆人。

    她的手不停在抖,不是吓的,而是因为砍了太多的人,手腕已经没有了力气。

    “阿爹,阿娘,你们的仇我报了,原谅昭昭让你们等了那么多年哦,昭昭这就来寻你们。”

    谢容昭整个人魔怔了一般,满是鲜血的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手中的火把不停挥舞着,不过一刻钟,整个方家大宅已是陷入了一片火海!

    谢容昭大笑着,一步一步地走入火海,弯了多年的脊背挺直,感觉不到温度,也感觉不到疼痛,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解脱。

    恍惚中,她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阿爹阿娘来接她,他们身后似乎还跟着景舟哥哥,她听到了他们在叫她……

    “乖宝,我们回家了。”

    “昭昭,我来接你了。”

    一场大火,成为了高县的一桩悬案,多年未破……

    昏睡中的小女娃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痛,火燎燎的那种痛,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烫熟了!

    “爹,娘!”

    小女娃的五官几乎都要皱到了一起,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手脚还在不停地挣扎着,显然这是被梦魇着了。

    终于,小女娃低呼了一声,眼睛缓缓地睁开了。

    等到好不容易彻底地清醒了,谢容昭揉揉眼,轻叹一声,又梦到上辈子的事了。

    重生回来有将近半个月了,她好不容易才确信自己是真地回到了五岁之时,只是每日仍然会有所恍惚,前世记忆总会时不时地跳出来。

    谢容昭动了一下,有些陈旧的小床也跟着晃了一下,外面传来了一阵咒骂声。

    “不过是一个赔钱货而已,还要闹着吃什么蛋乳羹,当真是将她给惯得无法无天了!那羊乳多精贵,是留给几个孙子吃的,她不过一个贱丫头,哪儿来的福气吃这个?滚出去!”

    不用想,谢容昭也能猜到这是阿奶在斥责去厨房给自己做小食的阿娘了。

    思及阿娘此时在长辈面前受辱,谢容昭除了心疼之外,竟是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是说了你几句,做这副样子给谁看?进门这么多年,也不见你能生个儿子出来,真是半点儿用也没有!”

    “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我们谢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扫把星进门!我看那个赔钱货跟你一样都是来我们谢家讨债的!”

    ……

    谢阿奶刻薄的话一句又一句往外冒,谢容昭都怀疑这老太太是不是天生就会骂人,这么半天,竟是没有一句重复的。

    突地,空气中似乎是安静了一瞬,紧接着,似乎是听到了老太太踢踢踏踏回屋的声音,嘴里头似乎是还骂骂咧咧的,不过声音小了许多,听不怎么真切了。

    “让你受委屈了,听说乖宝病了,我进去看看,你不是要给乖宝做蛋乳羹?快去吧。”

    谢容昭的眼睛亮了亮,是阿爹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