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小试(1/2)

    又七日后,程景舟才来寻谢容昭一起出门。

    他们打算明日启程,在此之前,程景舟决定先带着乖宝回一趟谢家,对外只说是他要去府城一趟,正好可以给谢修文捎一些东西。

    程景舟的本意,就是想着让谢容昭在谢家露个脸,省得谢家人再旁生枝节。

    至于谢阿爷问及了刘老太太的病情,谢容昭只说是还在吃着药,大夫说是之前太累了,身子受不住,这才病倒了。

    如此一番说法,倒是让谢阿爷觉得让儿媳多照顾几天也无妨,左右谢修文也不在家,她们母女去娘家住阵子,这内宅反倒是能安生一些。

    高县离府城倒也不算是太远,天不亮就出发,马车行上一日也便到了。

    程景舟和刘三郎一路上都和谢容昭同坐在一辆马车里,也得亏了是谢容昭现在年纪小,要不然,定然又要被人说嘴了。

    等到了府城,程父带着他们安置好之后,便将程景舟叫出去说话了。

    约莫一刻钟,程景舟面带笑意地返回来。

    “乖宝,咱们明天就去铭山书院。”

    谢容昭高兴地蹦起来:“真的?可是你不是要跟着伯父去拜访长辈吗?”

    “无妨。父亲说我不必去了。今晚好好休息,明日我和三表哥带你去铭山书院。”

    谢容昭高兴之余,又想到了铭山书院可不是谁都进的。

    程景舟笑着摸摸她的头:“咱们也算是学子的家眷,通禀之后,应该是可以见到叔父的。”

    铭山书院,因为一连几日的考试,学子们都有些紧张。

    虽然先生们没有明说,但是大致也知道这是徐山长在为自己挑选入门弟子了。

    如今已经考了两次,而且每次的成绩也都张贴了出来,时至今日,被列入甲榜的竟然只有十余人。

    整个铭山书院的学子总共有三百之余,如今两次考试过后,竟然只有堪堪十余人,勉强算是入了徐山长的眼。

    王进未入甲榜,但他倒是没有气馁之色。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一来并不算是靠着天赋走到这一步的,二来,我也知道自己的短处,总归是我这脑子比别人反应慢一些。倒是子成你这次的成绩是真好,咱们甲班这次能有四人上榜,已然是不错了。”

    并非是甲班就一定是最好的。

    因为有些过来求学的学子年纪还小,读书的时日尚短,所以不能统一用看秀才的眼光来看他们。

    如今这张甲榜上,就有各个班的学子,这对于学子们而言,显然是更为公平的一种选拔。

    谢修文能入甲榜,且名列第三,这足以令整个甲班沸腾了。

    有人欢喜,有人气恼。

    范行此次考试未能如愿上甲榜,自然是心有不甘。

    可这次的试题是徐山长出的,他就算是再不甘,也不敢闹到明面儿上去。

    “大家安静一下,刚刚致远阁那边传话过来,让甲榜上的十二人前往致远阁,徐山长已经在那里品茶了。”

    致远阁,历来都是书院的山长以及各位掌事们议事的地方。

    如今让这十二位学子前往,其用义自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