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过关(1/2)

    谢容昭可不知道谢修文此时内心是如何想的,仍然十分欢喜地望着徐山长。

    “徐阿爷,我阿爹不是美人吗?”

    徐远卿再也受不了小娃娃的童言无忌了,当场就哈哈大笑起来。

    孩子送到了,徐远卿也并没有多留,只是他走到半路上,就被后面的脚步声给影响到,转回身一看,正是先前抱着乖宝上山的那个少年郎。

    “先生留步!”

    徐远卿倒是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何事?”

    程景舟也是脑子一热就跑过来了,可是到了这里却又不知当如何开口。

    毕竟是谢家的家事,他纵然是与乖宝定了亲,也是外人。

    可若是不告知徐山长,也不知先前乖宝的话会不会让这位山长心中对谢叔父生了芥蒂。

    “先生容禀,先前乖宝问及您关于孝经的一些事,并非是她置疑先人的智慧,只是她自己虽然年纪小,却是受苦颇多,故而才会有此一问。”

    徐远卿微顿,思及谢修文见到了小女娃时的那股子欢喜,可不是装出来的。

    小乖宝先前有那一问,显然是对于孝道有疑惑,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不懂也是常理。

    如今程景舟特意过来解释,应该就是怕自己再对谢修文心生不满吧。

    “嗯,无妨,童言无忌,况且我听她的说法也有几分道理。你不必挂心。”

    程景舟这才松了口气,作揖道:“多谢先生。”

    徐远卿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这个少年郎应该也是关心则乱了。

    再说谢修文抱着乖宝进屋后,便捏着她的小脸儿开始问罪了。

    “谁教你的?怎么就天下第一美人阿爹,这话你也能说出口?脸皮怎么这么厚?”

    谢容昭被扯得脸都变形了,嘴里头也是含糊不清道:“没人教,阿爹坠美!”

    谢修文是又气又好笑,嗔怪道:“以后不可再如此说话了。”

    谢修文主要是还想着要脸呢,得亏了这话只有徐山长一人听到了,若是再传到了其它同窗的耳中,自己怕是就羞于再出来见人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次日徐远卿又单独见了谢修文。

    甫一见面,徐远卿便将乖宝的那个问题甩给了他。

    “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你觉得此话可有理?”

    谢修文连忙恭敬道:“既是先人所著之《孝经》,那必是有理有据的。”

    徐远卿满意地点点头:“那你说说,若是你父母要你的命,你给是不给?”

    谢修文的嘴巴微微张了一下,半天没吭声。

    程景舟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他了,说实话,他也没想到乖宝能问出这么刁钻的问题。

    哪怕是他想了一夜,也仍然没有得出一个能让自己心服口服的结论。

    “想不出来?”

    谢修文又沉默一瞬道:“子曰:子从父,奚子孝?臣从君,奚臣贞?审其所以从之之谓孝、之谓贞也。学生自认学问浅薄,但还是认同圣人的这种说法,就如同圣人曾对学生坦言曾参之错一般,学生认为,孝本身无错,可具体事由,则当具体分析。”

    徐远卿眼底的